栖寤

不言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梦间集三测repo#
(初蘅篇)
这些年我走遍了大江南北,也尝尽各地佳肴,却在也没有了当年同去剑冢路上那些吃食的味道了。那些随行之人,我也早已失了他们的音讯。想来屠龙还是追着倚天,势必要同他比上一番,圣火仍是那光明顶上漫不经心的王者,青光也定是一路打抱不平,金玲儿必是回了那古墓同冰绡整理门中事物,小虎这孩子怕是又偷偷溜回了中原寻些好玩的物什…只是终归少了点什么,不提也罢。这江湖啊本身就是孤独的。我把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起身离开,心想这下是真的不会再回了。
(浮生篇)
“如何?”披着白色大衣的青年男子皱眉盯着炉子里的点点火苗问到。
下首的管家恭声回答:公子所料不错,蘅姑娘这些年来都四处走走停停,听阿一来报说是对各地吃食甚是感兴趣。
“嗤,她倒是端的一派轻松自在,也罢,着人多护着她吧。”男子仍盯着火苗,淡淡答到。阴影下,眉头确已然松开。
“公子,泊叔斗胆问上那么一句,您不去见蘅姑娘一面?剑冢之事已过去有五年之久,也实非你二人之错,却为何避而不见?”年迈的管家疑惑地问到。
“无错之有?”男子倏地转过头来,喃喃道我这一生机关算尽却不料连自己也身陷其中。说来可笑,当初陪她同去剑冢是冲着武林秘密而去的,却越靠近剑冢越是心里难安,直至我主动揭露身世之谜,看到她惊慌无措的神情,我才知道是哪里错了,是哪个搅得我心上悸动,只是太迟了……
“公子…你这是…”管家担忧地问到。
“罢了,你先下去,有事我在再唤你。”男子快速地拾起了自己的情绪,说道。
随着门被吱呀一声掩上,那些光影,花香,鸟语都随之远离,他楞楞地看着那些打旋的尘埃,想起了某日两人围在一起捣鼓吃食的场景:
〖哇!绿竹绿竹你你手艺不错嘛!〗她睁着圆圆的眼睛称赞道。彼时作为绿竹伴她身侧,忍住了嘲讽她的冲动,做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自夸道
〖那是当然!这世上,不是我吹,诶,比吃食鲜少有人能及我〗却下意识将叫花鸡的鸡腿扯下分与她。
“原来是这样,只是太迟了啊,阿蘅,这一次,是我失约了。”他缓缓地合上眼,恍惚间听到有人急切地喊着阿绿,阿绿,他却怎么也张不了口告诉她我名为浮生。
#官方真的是太狠心了我刷爆阿绿的好感度你就给我这样的剧情太扎心了你还我阿绿啊#
#论如何开脑洞的可行性分析#

评论

热度(10)